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这首词作于1925年,当年毛主席32岁,这等豪气,不世出的。

  秋天至此,虽不是寒秋,橘子洲也是要去的。
  如若选出几个能代表长沙的名片,岳麓山、橘子洲似乎争议不大,前者有岳麓书院和麓山寺,后者有着毛主席的诗词加持,这两个的影响是永恒的,属于文化层面,时间越久越深刻。此外,就是槟榔和臭豆腐,这两个的影响是相对长久的,属于饮食习惯,民以食为天,未来一段时间内恐怕不会改变。以前,长沙还被戏谑为“脚都”,和“首都”相对,后又被称为“娱乐之都”,但如今都已鲜有提及,这属兴趣爱好,受经济、风气、社会环境影响,影响相对短期。
  最近,一个品牌有了崛起之势,那就是茶颜悦色,一家奶茶店,这终归是临时的。

XGS_7215

阅读全文

, , , , , ,

  儒家里有大同、小康、乱世三个时代,尧舜是大同,特点为天下为公,财产是公产,权力是公器,首领是选出来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各得其所,天下太平。夏商周是小康,特点为天下为家,财产私有,权力世袭,战争不可避免,道德礼仪和圣人英主也应运而生。孔子所处的春秋和战国则为乱世,礼崩乐坏,常年混战。
  大同讲帝道,小康讲王道,乱世讲霸道。儒家是主张王道的,不能乱世,大同又过于遥远,回到东周就不错了:“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如此来看,一旦国家形态出现,就每况愈下?自然不是。

  中国的文明几乎是唯一没有断代过的,只有扩容。
  作为文化圈,夏的地盘很小,大概只有黄河中下游一代。商的势力范围就大多了,已经能挟青铜文化在南方建立据点。而西周文化圈则更大,北至辽河、西至陇右、南至两湖甚至两广、东至江浙。我们周边也有很多文化圈子,但它们都慢慢融为了一体,这是文化的力量。
  国家可以分裂,但文化依然如故;外族可以入主,但文化必须认同,亡国只关乎一家一姓一政权,文化毁灭可就是天大的事了。所以,秦变汉,隋变唐,甚至宋变元和明变清,只要文化和文化精神不变,天下还是那个天下,中华还是那个中华。

gj

阅读全文

  岳麓山海拔300.8米,被称为南岳七十二峰的最后一峰。“岳”,南岳;“麓”,山脚,南岳之足,故得名。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中国的名山大都只能靠着文化出圈,而岳麓山所依靠的有三个:
  首先,是岳麓书院,中国四大书院之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弦歌不绝,学脉延绵,是至今唯一“活着”的千年书院。古代有朱熹、王阳明这些集大成者的大师在此讲学,尤其“朱张会讲”更是成为中国文化史上不可多得的盛况,舆马之众,池水立涸。近代有曾国藩、左宗棠在此求学,再加上拜师曾国藩的李鸿章,凑齐了“晚清中兴四大名臣”的三人。

  其二,青山有幸埋忠骨,这里有数不尽的名人墓。代表有两人:辛亥革命领袖、中华民国的创建者之一的黄兴,发动护国运动并任第一军司令,被称为“再造共和第一人”的蔡锷。前者与孙中山并称为“孙黄”,墓前有章太炎所书挽联:无公则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后者从师梁启超、谭嗣同,又因与民国名妓小凤仙的传奇爱情故事,凭添了些铁汉柔情。有诗云:将军拔剑南天起,愿作长风绕战旗。

  其三,是麓山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的名单上,湖南有六个,四个在南岳,两个在长沙,其一便是它。其建于西晋泰始四年(公元268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被称:汉魏最初名胜,湖湘第一道场。

XGS_7303

阅读全文

, , , ,

  长沙酒店附近,地图上标注着:清水塘毛泽东杨开慧故居,父母兴趣极大。

  杨开慧,长沙板仓人,生于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牺牲于1930年,毛泽东之妻,生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子。其出生于诗书世家,父亲杨昌济曾先后留学日本、英国,并参加筹备了湖南大学,后受蔡元培之邀,任北京大学教授,他们已因此举家北上。就是这个期间,他推荐了和自己有师徒情谊的毛泽东到北大图书馆工作,并随着与女儿杨开慧的接触日益增多,发展成了恋爱关系。

  1920年初,杨昌济不幸病逝,杨开慧回到湖南长沙。之后,毛泽东也回到长沙,成立文化书社,组织共产主义小组,并在同年冬与杨开慧结婚。1921年,我党成立的当年,杨开慧入党。

  长沙的清水塘22号,虽不是毛泽东居住时间最久的,却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安逸、最浪漫的一段。自由恋爱,又新婚燕尔,毛岸英、毛岸青也均出生于此。1923年4月,毛泽东离开此处,写下了《贺新郎·别友》: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词里的“横塘”就是清水塘。
  书香门第出身的杨开慧,和岳母辛劳抚育着两个孩子,在这里继续居住到1924年5月。

  展厅内,这幅油画“弥补毛泽东与杨开慧从未合影过的遗憾”。

XGS_7243

阅读全文

, , , , ,

  天心阁此处有段城墙。

  长沙的城墙,始建于汉,当时刘邦封吴芮为长沙王,那是长沙历史上第一次成为国都。
  吴芮是汉初的八个异姓王之一,也是唯一善终的,虽然他女婿英布没少添麻烦。他有位妃子名毛萍,是有名的才女,《汉乐府》中收录了她的一个作品《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如今这类的誓言太多了,但在当时,由一位女子说出,这是划时代的,因为汉初的伦理纲常中,男子才有多元选择权,而女子往往只是被动、默默、隐忍的接受。

  城墙历经隋唐宋元扩张,至明重建,成今之模样。中国大多遗留的砖城墙,都是明城墙,它建于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后来民国政府在1924年修路,除了天心阁这一段(长251米,大概占原城墙的3%),其他就都被拆除了。所以它成了如今长沙为数不多的历史遗址。

  1938年,九江、武汉等城市失守,大量物资被日军缴获,国民党内部关于焦土抗战的政策又摆上台面。但不同于莫斯科的焦土政策,德军在莫斯科有无得到补给是致命因素,而在中国的日军却未必,焦土政策是否有必要,这个计算题很难,要考虑性命、财产、文物、交通的代价,要考虑收复的可能,还有信心、决心、士气、荣辱的影响。当11月8日,日军攻入湖南北部,9日和11日,临湘、岳阳接连失守,蒋介石做出了这个决定。
  起火地点,便是天心阁,如今这里立起了警示钟。

XGS_7162

阅读全文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