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是个美丽的城市,有着“浪漫之都”之名,也是个让人有莫名好感的城市,那种不知所以然被普遍认可的好感。有些城市自然带着这个属性,类似的还有青岛、厦门。

  从北京过来,遇上了罕见的雷暴天气,北京机场一个晚上取消了255架航班。看着朋友圈里不断发出的图片,从全国各地赶到北京开会的人们迫降到了河北、山东、内蒙古、辽宁。而我,却出不了京。
  去大连的航班接连被取消,海航、东航、南航为先,国航坚挺些。在机场等了三个小时后,终被取消,遂收拾行囊回家,算算时间,还能睡五个多小时。最后一趟起飞的飞机是四点多,而一趟五点多的飞机坚持到了半夜才被取消,始终摸不着头脑的疑惑,后来得知那个飞机当时已登机完毕,可怜。
  临近取消前,赶紧预定了明日最早一趟航班,待取消之后再看,已然没票。好在果断,差点误了事。

  雷雨虽在,可间歇之际,夕阳透过浓浓乌云,景色却也迷人,故留了张照。
  最近易躁,可能和工作烦扰有关。便读了些书,每夜睡前,有种富足感。读书,能让人对世界和事务更客观地认知,去理解和包容,能让人变得温和而有力量,才能发现和懂得欣赏暴雨间隙的美。真的很震撼。

20190712160740

阅读全文

, , ,

  父母一直想到毛主席纪念堂,说了好多年,今年春节之后,终于来了。
  只是没有想到,对于一个走遍全国,好歹去过了那么多大景点的人来说,还是被这里排队的人深深震撼。毫无疑问,以前去过的全部景点,没有这么多人排队的,没有,绝对没有。半个天安门广场上都整整齐齐站满了人,像贪吃蛇的姿势。队伍还从广场到纪念碑,再绕到前门,再绕回纪念碑,大概就是这样。

  毛主席都太熟悉了,字润之,1893年12月26日生,1976年9月9日去世,同年10月,文革结束。同年11月,纪念堂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奠基仪式,正式开建。
  1976年,很不寻常。那一年,中国走了三个伟人,1月份是周恩来,7月份是朱德,9月份是毛泽东,除了死于文革的刘少奇,中国百元钞票中的四位,在那一年走了三位。
  同一年,唐山大地震,共造成242,769人死亡,164,851人重伤,百万人口的唐山,在瞬间成了一片废墟。放眼整个二十世纪的世界范围,那次地震的伤亡也仅次于1920年甘肃海原的8.5级特大地震。

  纪念堂的样式很朴素。四周台基是来自大渡河畔的花岗岩,台基下砌了珠穆朗玛的岩石。

1

阅读全文

, , ,

  国子监,元、明、清三代国家的最高学府和教育行政管理机构,类似于教育部兼清华北大。北京国子监,始建于元至元二十四年(公元1287年),至今已有七八百年历史。

  很多人熟悉“太学”,太学之名始于西周,春秋战国时期:帝入太学,承师问道,但一直不够系统,也并非教学专用。至汉武帝,其采纳董仲舒之言,于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始设太学,成了国家的最高学府。
  晋武帝咸宁二年(公元276年),始设国子学,与太学并立。在之后的朝代,或设国子学,或设太学,也有两者均设的。北齐设国子寺,隋文帝以国子寺总辖国子学、太学等,隋炀帝改国子寺为国子监。
  唐名称不变,国子监总辖了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和算学,属两者兼设的。国子学和太学兼设时,主要是教育对象的差别,国子学的教育对象仅为统治阶级子弟。

  没有想到,幼儿园的毕业典礼,竟然选择了国子监。能在传统文化的熏陶之下,举行一些孩子们懵懂的仪式,虽然他们不会理解,但终究在内心深处种下了一颗种子,一颗对传统文化重视、敬畏和自豪的种子,也希望他们能够传承下去。

12

阅读全文

, , , , , ,

  如果在河南选一个最想去的地方,莫过于商丘了,主要因为它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四大书院之首的应天书院。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河南没有去过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了,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里,仅剩了它。
  商丘之名由来已久,据称是商族始祖契因辅佐大禹有功,被封于此,迁走后,这片地便被称之“商丘”。

  应天书院,前身为睢阳书院,是五代时期后晋人杨悫创建。
  今之商丘,古时为睢阳,又名宋州,赵匡胤曾在此任归德军节度使,故被认为是宋朝龙兴之地,起家之所。宋景德三年(公元1006年),宋真宗因赵匡胤谥号里有“应天”二字,改宋州为应天府,书院也随后更名。

  应天书院,还名南京书院、南都书院和南京国子监。其实它的名字变更间接反映了地名变更。
  当然,此南京和今之南京市不同,大中祥符七年(公元1014年),应天府被列为陪都,称“南京”。至此宋朝已有三京:东京汴梁、西京洛阳、南京商丘。之后也有了北京,即大名府,在今之河北。
  南京书院因此而得名。庆历三年(公元1043年),其又升为“南京国子监”,成为北宋最高学府,这大概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通过升级方式而成为国子监的书院了。当然,这多亏了这里的领头人,范仲淹。

3

阅读全文

, , ,

  一个案子,客户索赔四个多亿,所以来了青岛。
  五月和六月,连着来了三次,最后一次签了赔付协议,1.286亿元。这应该是青岛建国以来最大的保险赔案,也是我们公司成立15年来最大的赔案,也终了了一桩心事。

  虽然连着来了三次,但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也几乎可以忽略,因为只在酒店和公司呆着,出门就在车里,所能见到的,无外乎车窗外不断闪过的霓虹灯彩,亦或者清晨起床时,酒店窗外所见。
  青岛,所见虽不完整,但给我的印象却是不错。虽然它真正意义上的建城只有一百余年,在这个千年古城扎堆的国家,甚至山东省里,实在太过平淡,可它依旧是受欢迎和旅游首选的城市之一。

  仔细查阅资料,发现真正挖掘青岛潜力和魅力的,竟是德国人李希霍芬。学术上他是位巨人,首次系统阐述了地表的形成过程,之于中国,是“丝绸之路”概念的提出者。他对德国政府提议占领青岛,因为它不像当时的大城市上海,要和很多列强共享;也不像天津,已有了太多的城市基础;那个时候的青岛是一张白纸,可由德国人随意规划。1897年11月14日,德国占领青岛,无能的清政府未做任何抵抗。

  屈辱也罢,昏庸也罢,历史终究留存,正视和保留,才是自信和自强,让我们砥砺前行。那段屈辱历史所带来的富强梦,让我们深思了太多,而还有些方面,过去未曾重视的,是侵略者留下的一些闪光点,要我们审思。

1

阅读全文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