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被歌曲《沙漠骆驼》刷了屏,节奏感很强,歌词大意又能触动逼仄而活的大众,或许也是因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也都有想过逃离现在生活,不管那是社会公众眼中的好与坏、得与失,且顾去远离一切,去流浪漂泊,以梦为马,再不负韶华。

  沙漠、星河、鹭鹰、烈酒,在高楼大厦和平尺见方的办公桌,在一块块的电脑屏幕和深夜加班的职场,有着浓浓的理想主义诱惑,一眼难忘,欲罢不能:
  我跨上沙漠之舟,背上烟斗沙漏,手里还握着一壶烈酒。漫长古道悠悠,说不尽喜怒哀愁,只有那骆驼奔忙依旧。什么鬼魅传说,什么魑魅魍魉妖魔,只有那鹭鹰在幽幽的高歌,漫天黄沙掠过,走遍每个角落,行走在无尽的苍茫星河。

  抖音上动辄百万的点赞量,余音还在绕梁,可在决定为这首歌写点文字的时间里,它似乎就已不再那么火了。原来人们对于理想的坚持,竟如同人到中年后的气力,那么一闪而过,就迷失在昨夜的那壶老酒。是被打击的麻木不仁,还是压力下的现实理性?让那可能实现的梦,就这么错过,连挣扎都觉浪费。

IMG_3079

阅读全文

, , , ,

  上海泰安济南,泰安有泰山、有方特,逐渐成了京城周边的旅游担当,靠着泰山这座金字招牌不断再延伸其他旅游资源,撑起一个周末或者小长假,成功吸引了大批游客前往。走在泰安城内,找个人员密集区,各色小吃也能让人眼花,只是乍一看还以为在北京,锅盔、烧饼、奶茶、小火锅,传统意义上的当地小吃并不多,特色不足。这大概是每个城市小吃街发展的瓶颈,千篇一律,臭豆腐、小串、炸鸡、奶茶基本成了统一模板。

  到济南,只在车站附近将就一晚。除了东北部沿海地区的海鲜,山东整体上就没有多少让人有吃的欲望,济南更是如此,名声在外的煎饼卷大葱,似乎更适合一个人的周末。若是不是有个趵突泉,也许还真的应该在泰安多住上一晚,环境好、吃得好,也不用舟途劳累,折腾着让人眼睛凌乱的高铁票。
  可偏偏有些城市,就靠着一个景点、一件事、亦或一个人,就会让你不顾劳累地折腾而来,还乐此不疲。而这一生之中,我们对于有些人、有些事,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趵突泉之名,大抵是九年义务教育之人所知,慢慢的,类似情形竟然成了如今四处奔波时,偶尔心有所暖的一种情怀。“天下第一泉”和5A级景区的名头,也比不过老舍笔下“永远那么纯洁,永远那么活泼,永远那么鲜明,冒,冒,冒,永不疲乏,永不退缩”的描述。

IMG_3331

阅读全文

, , , ,

  朱家角,是第二次来了,第一次还是09年的时候。
  每次都匆匆忙忙,随便溜达一下,然后吃顿饭便回,留下的印象无非是水、桥,和古色古香的房子。

  她在淀山湖边,靠着苏州的昆山,到江苏苏州市区、浙江嘉兴市区和上海市区的距离都差不多,位置极佳。淀山湖是黄浦江的源头,基本由太湖流域的部分河水汇聚而成。
  上海的母亲河黄浦江,是一条人工河,这超出了很多人的认知。相传在战国时期,这只有一条浅河,雨季容易泛滥成灾,被称作“断头河”。黄歇封地于此,便带领着众人开凿疏浚,使其连接长江,解决了水害之忧,人们怀恩,将其命名为“黄歇江”,又叫“春申江”。黄歇就是大名鼎鼎的战国四君子之一,春申君。

  这里有故事。相传楚考烈王不育儿子,而春申君作为宰相,便敬献了很多看起来容易生儿子的妇女,结果都没成。后来其门客李园也想把自己的妹妹嫁给楚王,可又担心不成功,或者无法生子,便使了一计:先把妹妹献给春申君,在刚有身孕后,借春申君再转献给楚王,因为春申君是楚王亲信,比李园自己推荐要有力得多。春申君也同样是受益者,因为若是楚考烈王无子,只能其兄弟来继楚王,自然不如自己孩子继王位有利。
  楚考烈王不知此女已有孕,宠幸后,果真生下了儿子,大喜,立为太子,即后来的楚幽王,并立李园妹为后。之后,楚考烈王一死,李园便抢先入宫,在棘门埋伏刺客杀死了春申君,并将其满门抄斩,之后专楚政。

IMG_3202

阅读全文

, , ,

  朋友圈地图显示,全国都在降雪的时候,北京没有雪,而上海则着实火了一把。因为雪后干净的街道,让人羡慕。当然,除了雪,也羡慕这座城市的美,女人似的美。
  一直觉得北京很美,方方正正,符合我心中的对称美学,而且五坛八庙,故宫北海,一派皇家景象,一派数百年的风水气息,一派自豪的大气和底蕴。然后,总觉得过于阳刚,缺了些水,缺了些美。

  世界古代的四大文明,巴比伦、埃及、印度和中国,都是傍着大江大河的,与其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结晶,不如说成是大河泛滥的产物,那里的人们因此获益,才出现了高于周边的文明曙光。
  即使发展到如今,人类所能使用的淡水,也仅占到地球总水量的万分之三。而就是这万分之三,却成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关键,不论科技如何发达;不论我们如何吹嘘人工智能、海水淡化,我们依旧离不开淡水,在这几千年。所以,如今几乎所有的大城市,所有人口千万以上的城市,都有大江、大河。
  比如塞纳河畔的巴黎,泰晤士河畔的伦敦,涅瓦河畔的莫斯科,哈德孙河畔的纽约,都成了一幅幅标志性景观。再到国内,几个直辖市,上海有黄浦江,天津有海河,重庆有嘉陵江与长江;千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广州和深圳有珠江,南京有长江,杭州有钱塘江、郑州有黄河,唯独缺了北京,或许曾经的京杭大运河该算上。

  上海,如今有条江,真美。

IMG_1270

阅读全文

, , ,

  小学时,流行抄歌词,在有限的那几首中,有这首《问情》。抄在红塑料皮的笔记本上,里面还有赵雅芝的粘贴画,她是观世音、是冯程程、是白娘子、是程淮秀。
  山川载不动太多悲哀/岁月禁不起太长的等待/春花最爱向风中摇摆/黄沙偏要将痴和怨掩埋/一世的聪明情愿糊涂/一身的遭遇向谁诉/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繁华过后成一梦/海水永不干天也望不穿/红尘一笑和你共徘徊
  似乎已经有了二十多年没听过,但歌词依旧那么熟悉,那么打动人。那个时候,校园里的男生喜欢学着郑少秋的样子,拿把扇子当兵器。那个时候,夏天很美,还理解不了红尘中一笑,和你共徘徊。

  《戏说乾隆》中,“四爷”六下江南,每次都到“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扬州,它如今已建城2500余年,为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要是问几月份过来合适,估计大多数人能想到李白脍炙人口的一句诗,“烟花三月下扬州”。烟花三月,四个字把这里繁花似锦、柳絮如烟的春天描述的恰如其分。

  三月指农历三月,如今四月底刚好。不知有啥便来了,来了却发现刚刚好,如同这何园的一片窗。

IMG_9468

阅读全文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