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国亡于元,那北宋为何没有完成统一?这其实是三个层面的原因,大多类似问题都是这三个层面。

  一是统治阶级无意愿。中原政权大多有个执念“悉复汉唐之旧疆”,先要夺过曾是自己然后失去的。北宋之时,别说河西走廊了,就连山西和北京也不在版图之内,它们的优先级自然要高些,出兵叫雪耻,为民之所向。不管大理国,还有之前的南诏国,本就不属于“汉唐旧疆”,出兵属于侵略,怕民之所怨。
  二是军事战略无意义,当然,北宋也未必有那个实力。最大的敌人自是北方的契丹,燕云十六州被“儿皇帝”石敬瑭送给了契丹,再加上山西还在北汉手里,这一道北方群山的天然屏障没在领土之内,北方无险可据,骑兵很容易直抵朝堂,所以必须要有重兵屯集提防,否则就是亡国。
  三是经济价值无需求。中国最富庶的地方在南方,是财税重地,是支撑战争的基础,而且文人气息浓厚,国家也都比较弱,在确保北方相对安全的基础上,这里才是首要之地。

  所以,大理国对北宋没有太大价值,而且大理段氏也没有外侵的欲望和趋势,再说盛唐都在此吃了败仗,赵匡胤未必就有那个自信。在宋朝统一四川,有人建议乘势拿下大理时,宋太祖拿着玉斧在大渡河上了划了一条线,“此外非吾所有也”,即“宋挥玉斧”的典故。

  我们知道,北宋以后越来越弱,也越来越怂,自保都不暇,再出兵大理更成了天方夜谭。

IMG_20201021_141843

阅读全文

, , ,

  除了滇国,云南还有两个名声在外的政权,南诏和大理。

  唐初,洱海附近有六个实力较强的国家,被统称为“六诏”,名字都比较具有少数民族特色,认全都难,记住更是不大可能的:蒙巂诏、越析诏、浪穹诏、邆赕诏、施浪诏、蒙舍诏。蒙舍诏在南边,图简便,被称为“南诏”,除了他始终依附唐朝外,其他五诏时常归附吐蕃,对中原政权形成威胁。因而,南诏在得到唐王朝支持后,先后征服了其他五诏,统一了洱海地区。其自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建立,至唐天复二年(公元902年)灭亡,共存在了164年。

  唐天复二年(公元902年),南诏之臣郑买嗣反叛,自立为王,建立“大长和”国。唐天应三年(公元929年),杨干贞灭大长和,建“大义宁”国,两个国家都比较短命。
  唐大明七年(937年),南诏旧将段思平起兵反叛,灭大义宁国,定都羊苴咩城(今云南大理),改国号为“大理”。大理国上下尊崇佛教,且历代国君多于暮年禅位为僧,留下了不少相关文物,占了云南省博一片天地。

  没有细看当时的介绍,但看着这一组佛像的样式,应为大理国剑川石钟山石窟造像。

IMG_20201021_140540

阅读全文

, , ,

  古滇国,战国末期至汉,存在于云南的一个政权,贡献了云南省博物馆绝大部分的文物精品。

  战国末期,秦楚相争不断,秦以巴蜀为根据地,顺江而下对楚攻伐,且攻下黔中郡,给楚更大压力。楚王派出大将庄蹻去收复黔中郡,庄蹻不辱使命,为扩大战果继续向西南出发,攻破且兰国、夜郎等国,一直到了滇池附近。本意想用这些西南部落给秦的巴蜀后方压力,进行牵制,但秦之后夺回黔中郡,断了庄蹻归路,导致无法与楚大军会师,只得率军统一了滇池区域大小部落,并于公元前278年,建立起统一的滇国政权,定都现今昆明,庄蹻成了第一任滇王。当然,也有人怀疑庄蹻的原本动机。
  滇国一度时间内是可以和汉朝对抗,用来保全自身的。但至汉武帝时期,汉朝休养生息后,有了足够精力,同时为了打通到印度的道路,于公元前109年,出兵征讨云南。滇王权衡后降汉,武帝赐滇王金印,这是云南接受中原王朝统治的发端,也是《史记》中的记载。

  滇国高度精美的青铜器文化,是否归于庄蹻,争议是很大的,因为并没有找到明显的楚风。但楚国那种浪漫、多样的风格,是妥妥的。如今,滇国文化的族属仍存在争议,一说和楚文化有关,二说和甘青高原的古羌人南迁有关;三说是南方的濮人文化。
  青铜器中最有代表的应该是贮贝器,这件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刚上了《国家宝藏》。

IMG_20201021_121613

阅读全文

, , ,

  云南,常被视为文化的“蛮夷之地”,而如今在这块土地上所出土的文物,足以证明人们的认知是一种多么带有优越感的偏见,而这又是我们所经常犯下的错误,且分布在各个认知里。

  读过一首诗:你来自云南元谋,我来自北京周口,牵着你长满绒毛的双手,爱情让我们直立行走。
  云南元谋人距今170万年,被公认为我国境内已知最早的人类。今年去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那里有巫山人化石,馆内资料称其距今超200万年,被认为早于元谋人30万年,将取代成为中国最早的人类。不过,中国的博物馆里常有些注释带有争议或未被普遍认可,也正是因此,九年义务教育课本里,中国最早的人类依旧还是元谋人,来自云南楚雄元谋县。
  除了元谋人的遗迹,云南省博里还有令人惊奇、数量不少的青铜器,尤其古滇国的青铜器,带着明显的地域特点,与中原器物有着较大差异,很让人流连,绝对值得。

  五亿年前的云南虫奏响了地球生命的华丽乐章,百万年前的元谋人演变出人类进化的跨越标记,一枚汉代金印揭开了尘封千年的文明之光,三座古塔唤醒了远逝的佛国记忆,云南省博物馆现为国家一级博物馆。
  因主要文物都已在新馆,所以直接来这边即可,新馆外观像一枚方印,是代表着云南土地的红色。

IMG_20201021_112829

阅读全文

, , ,

  博客的游记,写得越来越像说明文,很少夹杂着太多感情,以至于读起来甚是无聊。
  可对于这种走第二次的景点,似乎除了发一点感慨,很难再留下其他文字,因为说明类的在上一篇早已写过。先Ctrl+c,后Ctrl+v?那显得有点low了。

  大理是13年去的,马上快5年了,今天整理电脑,发现了照片,所以才来写。因为只有写完博客的照片才会被移走,没有写的都在“暂存”文件夹。前几日写的新疆博物馆,也是整理照片时发现的,2年前的事了。

  人一忙,就容易欠账。而且,欠起账来也因有了理由而变得坦然。我们对事、对人,何不都是如此?
  给了自己一个理由,然后让自己的错看起来更坦然接受些,甚至还会变得正义得让人无法反驳,以一个长者或者教育人的口气说出。肆意地出尔反尔,肆意的心神坦然地伤害着别人,哪怕对方很无辜,哪怕对方什么都没做,只是睡了一觉,然后就变了,就是错了。只因我们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
  徒然心安而已。

  发了段感慨,借着最近的各种事。还是回到大理吧,这几乎是我最喜欢的一座古城。想着能有一天,来这里开个小店,白天给人拍拍婚纱照,晚上则点起篝火,经营客栈,清晨潺潺流水,缅桂花香。

DSC_8700

阅读全文

,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