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来鹤壁,是因为去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浚县,这次则是因为河南暴雨。据称,卫国国君好鹤,因“鹤栖南山峭壁”而始有“鹤壁”之名。
  很多人不知,鹤壁的淇县便是曾经的朝歌,为商朝的最后一个国都,当时的商王是帝辛,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纣王,于此蒙衣其珠玉,自燔于火而死。“朝歌”取义黎明而歌,所以音为“一朝一夕”之“朝”。
  周时,卫国、赵国都曾定都于此。比干、子贡、荆轲都是今之鹤壁之人。

  住在桔子水晶酒店,旁边便是淇河,淇河是卫河支流,属海河水系。很多人,包括当地人,大多会主观误以为它属黄河水系。这是一条在文化上极其特殊的河,在《诗经》中,有39篇描绘了它两岸的风情。
  前段时间读蒋勋的书,他最喜欢《诗经》里的《氓》,取自《卫风》,便发生在淇水之滨,诗中多次提及: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淇水汤汤,渐车帷裳。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这次暴雨导致的损失不小,这是我们一个客户,边坡已经塌方,下面的铁路则发生了整体位移。

00c931b7-7c11-48b1-a071-5a115710719c

阅读全文

, , ,

  很多地方已不是第一次来,所以关注点开始从景点挪开,每有感悟,大多为心境。不少人到中年的,生活所迫和家庭所累,还有理想和能力受挫,日渐老气横秋、处事圆滑,还能理解,可身边一些新人,明明年纪很小,却分毫没有棱角,也一副随波逐流面孔,不禁让人惋惜。这些年看来,又大多性格使然,几无改变可能。

  出差郑州,很多人说不明郑州有多大,除了六区一县外,还代管五个县级市,包括:巩义、荥阳、新密、新郑、登封。杜甫出生于巩义、白居易出生于新郑、李商隐和刘禹锡出生于荥阳,这仅是郑州的唐代诗人。
  说到性格和棱角,想起了一千多年前出生郑州的刘禹锡,人称“诗豪”。去年出差湖南常德,那里旧名“朗州”,刘禹锡曾被贬朗州司马十年,因此读了很多关于他的轶事。

  唐贞元九年(公元793年),刘禹锡和小他一岁的柳宗元,同中进士,年仅21岁,是名副其实的学霸。进士很难,明清时期,平均下来,全国一年百人左右,对应着如今的高考,得是省里前三,所以古代有“五十少进士”之说。而刘禹锡所在的唐朝,那就更夸张了,平均每年录取27个进士,最少的时候一年只有12个。
  明清之后,进士分为三甲,一般情况下,一甲有三人,赐进士及第,这三人分别为:状元、榜眼、探花。所以,如今旅游时看到进士及第的牌匾,是要肃然起敬的。

  唐朝时,刘禹锡和柳宗元同中进士,往后本应是康庄大道了。但,显然没有。放到如今,我们会发现,一个好的诗人比一个好的政治家更易名垂千古。而唐朝的诗人,一般都是在被贬和不幸中锤炼出来的,那是他的劫。

IMG_20200610_223058

阅读全文

, , ,

  河南,郑州,这大概是20年最危险的一次出行。
  因为案件开庭,所以不得不去,但法官也确实足够应付,匆匆忙忙走个过场,便让各自散了。

  那是一月底,已似有似无地弥漫着关于疫情虚虚实实的消息,却不见新闻。大家仍没戴口罩的意识,所幸临时换了趟回京高铁,避开了原本那辆武汉始发车,这成了如今对那次出差仅有的确幸的记忆。
  除此之外的事情,都已在突如其来的对社会影响巨大的疫情下变得模糊和支离。如今再回头看看这些照片,想起点点滴滴,竟恍若隔世般。

  在郑州时,还是毫无保护措施的状态,虽然民间流传着武汉封城的小道消息,虽然河南与湖北接着壤,但人们依旧相对麻木。直至回到北京,各种消息才突然弥漫开,防疫措施也随即升级到令人抓狂的地步:戴着手套买菜,手指不碰电梯,出租设着隔断,在外不与人言,回屋要用酒精喷遍全身,网上的热门讨论是要不要用酒精喷鞋底,而口罩曾作为紧俏货,要坚持戴上一周不换。哪怕酒精和消毒液,也一夜间变得紧俏。

  吃饭的地方已经开始变得冷清,不似往年。

10

阅读全文

, , ,

  如果在河南选一个最想去的地方,莫过于商丘了,主要因为它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四大书院之首的应天书院。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河南没有去过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了,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里,仅剩了它。
  商丘之名由来已久,据称是商族始祖契因辅佐大禹有功,被封于此,迁走后,这片地便被称之“商丘”。

  应天书院,前身为睢阳书院,是五代时期后晋人杨悫创建。
  今之商丘,古时为睢阳,又名宋州,赵匡胤曾在此任归德军节度使,故被认为是宋朝龙兴之地,起家之所。宋景德三年(公元1006年),宋真宗因赵匡胤谥号里有“应天”二字,改宋州为应天府,书院也随后更名。

  应天书院,还名南京书院、南都书院和南京国子监。其实它的名字变更间接反映了地名变更。
  当然,此南京和今之南京市不同,大中祥符七年(公元1014年),应天府被列为陪都,称“南京”。至此宋朝已有三京:东京汴梁、西京洛阳、南京商丘。之后也有了北京,即大名府,在今之河北。
  南京书院因此而得名。庆历三年(公元1043年),其又升为“南京国子监”,成为北宋最高学府,这大概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通过升级方式而成为国子监的书院了。当然,这多亏了这里的领头人,范仲淹。

3

阅读全文

, , ,

  浮丘山,因靠河,地形犹如水上行舟,故得名“浮丘”。其海拔103米,相对高度45米,和大伾山相望,中间是古城。看着没有多少绿色,也没多少亭台楼阁,属于很多人提不起兴趣的景点。

  下车,有城隍庙,比较新,逛了一下,满眼“财财财”,然后左侧寻一路,继续往上走。
  没有什么指示牌,只见不少拆迁和挂着算命牌子的小院,估计不会错,又几步,到了售票处。
  买票,售票员和检票员是同一人,只能支付宝或者微信,不是官方账号,是转账给售票员个人,且不提供纸质门票,这么明目张胆的公款私囊啊,看来是长久习惯后的使然。

  浮丘山上,有个始建于明代的碧霞宫,建筑比较精细,算得上明代建筑的佳作。自明嘉靖年间开始的以朝拜碧霞元君而形成的古庙会,至今已延续了几百年,和山东泰山庙会、山西白云山庙会、北京妙峰山庙会并称为“华北四大庙会”。它从每年农历的正月初一到二月二,会期长、规模大,且仍保持着明清特色,一直居于四大古庙会之首。

  从大伾山,到浮丘山,短短一条路,竖着很多石牌坊,这是庙会的中心地带。

IMG_8450

阅读全文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