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这篇结,都将行笔数月。今年初因爆发新冠疫情,假期被延长,独自一人回京后,因处处隔离而不得出屋,倒多了些许时间,竟已在二月初完成。
  北京的初春,连下了几场大雪,而新买的咖啡豆,不觉已下了小半,夜半立于窗前,雪落雪散流年度,算来一岁又浮生。
  料峭春风,煮杯乌龙伴华年,岩韵回香,暖色浮生。不知不觉,这样的总结已坚持了十三载。每一载,凡事所历时,皆有悲喜、皆患得失,然每每过后,却又似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故记之,因所幸。
  已然明得失,无谓几浮沉。如今,最念米兰香。

  家

  19年,两个人依旧很忙,一个下班很晚,一个每晚开会,说话的机会越来越少,而围绕孩子补习班、辅导作业之外的话题就少之更少。似乎随着职务的越来越高,这越发是个常态了。
  19年,小伊上了小学,作业可是真多,每天都要写到八九点,并未期望她能当个学霸,所以完成就好。好在学期末考了两个100和一个97,计划奖励次上海迪士尼游,却赶上了新冠肺炎,所以要略推迟一下,自不会违约。19年,她最喜欢的玩具变成了乐高,最关注的竟是恐龙,家里的玩具、书、乐高,都是恐龙。孩子也长大了,更多时候变得像个朋友,什么话都能接住,还天生自带幽默感。山河千秋,不及你泛笑风华。
  19年,那盆最喜欢的米兰,依旧是久病未愈,许久没有再开花。琴叶榕越来越高,自掐头打顶后,枝杈也越发茁实了。19年,阵亡了2盆文心兰、4盆蝴蝶兰、1盆金鱼花、1盆铜钱草、1盆茉莉和还有0.5的米兰,新入手了1盆石斛兰、1盆绣球、1盆耧斗花、1盆琉璃草和n株多肉,年关未过,绣球已基本阵亡,多肉仅剩原先钉子户,今年花草不旺。往年,冬天都有不少兰花开,19年竟无一朵。所以这几天单拎出了石斛兰重点照顾,总是出了花苞,看来还是心思不够,花开不能只靠静待。

阅读全文

  很多事,一旦放下了一刻,就很难再一时拿起,比如这个总结,拖了又拖。心里也是明了,一旦今年放下,那也许就会有第二次,甚至很多次,故时常想想它,不至于让自己故意地视而不见。
  总结,是给自己个交待,没成想有天会成为负担。其实,负担的不是这个事本身,而是自己较针的态度。年初便已写好,到至今改了不下几十遍,在工作、生活压力日趋增大的中年,也不失为一件美好。不论脚步多匆忙,肯回头看看曾走过的路,不枉费了那些磕绊。
  大体,很多事,本没有好与不好、成与不成,只有坚持与不坚持。持之以恒,其他就有了。
  不因年龄和烦杂而失初心,为所幸,故记之。

  家

  18年,工作很忙,到家孩子已睡、出门孩子未醒,基本是个常态,有时甚至一周见不到,也只能看看她熟睡的样子。妻换了工作,比以前顺心了很多,却很忙,半夜常开会。这一年交流少了,很多天说不上句柴米油盐孩之外的话。
  18年,小伊长高了许多,超了一米二,很多地方都要买票。这一年,孩子总是给我们惊喜,开始变得懂事、开始变得坚强,大多时候能够讲通道理,并且互相理解。这一年,她学会了轮滑、学会了国画,猫头鹰是最满意的作品,还有金鱼、虾、蝴蝶都很棒,国画蝴蝶是要和她学的。周末赖在被窝里,嘴里不停喊着要结婚的样子,成了18年最深的印象。
  18年,家里没有添置新的花草,米兰生了病,香味少了很多,喷点波尔多液会好些,但之后又依旧,前几日彻底做了修剪,然后换了土,希望19年能好起来。琴叶榕长了不少,基本到了房顶,再长一节就准备掐头憋茬。年底,文心兰和蝴蝶兰相继开放,和去年基本同时,如今反而要植物钟来提醒我们,眨眼间又是一年,去年炸辣椒油的画面依稀还在,今年就有点嫌了麻烦。19年要换些新花的,有些生机、有些每天念想的事,才会有种真实的踏实感。

  老家

  18年,若是给家选个关键字的话,大抵就是“病”了。老妈的血管问题,让她多了些日常药片,今年又得了慢性胃炎和反流性食道炎,都是慢性病,不仅要好好调养,更要学会在意。前段时间感冒,一口气吃了四粒康泰克,说怕传染孩子,多点剂量好得快,然后胃痛了好久。老两口的观念虽然在变,但仍有不近的路要走,身体何时欠下的账,都要老了慢慢埋单。最近买了点三七,打粉、称量、裁纸、包装,一家人忙了一天。岁月的静好无声,大抵便是古人所言的天伦之乐吧。

阅读全文

  拖了些日子,迟迟没有落笔。只是最近被工作折磨,身心疲惫,所幸性格之由,遇难愈坚,倒也有了些收获、学了些东西,故不算影响太多心情,也变不了心态。我们终究要学会调整个积极心态去面对那些并非我们主动选择和期盼但却发生了的事情,去有所得、去有所获、去有所感,某段时间后,我们终究会发现一切发生过的都是最好的安排。打开音乐,放着童安格,总结着我的2017。想起一段古话:得之艰难,则失之不易;得之既易,则失之亦然,送给2017和即将到来的2018。

  家

  17年,北京的新房彻底收拾结束,仅剩下了零零碎碎的软装,打开所有灯,调到亮黄色,坐在沙发上,看着书架和餐厅,感受着自己奋斗而来的房子,大概是17年最为满足的事情。沙发、餐桌、地板上的幸福,不仅让处于中年危机的人更加从容地艰而不避,苦有当为,也更加明了稳而不躁,静生慧觉,因为总有些幸福值得我们淡然得失,静待花开。
  17年,工作挺忙,妻也一样,时常两人加班很晚,到家时孩子已然熟睡。奶奶或姥姥和孩子睡在一起,睡得很轻,怕叨扰也便不再进儿童房,而转日清晨走时,孩子又没睡醒。所以虽说在家,被孩子见不到的日子却越来越多,时常为此叹息。所幸,家有老人忙前顾后,让人可以放心着奋斗些年,家给了最大的支持。
  关于小伊,叽叽喳喳的话痨潜质初显,时常认真地说些让人忍俊不禁的言语,比如“你这样对待小朋友是不对的”、“我都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本想整理本《伊说》语录,一忙也便放下了。孩子今年三岁,去澳洲时担心路途艰苦,且飞行时间过长,便没带她。等到四岁生日时,带着她去了新疆的乌鲁木齐和吐鲁番及甘肃的敦煌;国庆时,去了江苏的南京和无锡;年底,又去了云南的西双版纳、普洱和昆明。这个年纪已去了十来个省份,见过了大海、沙漠、草原和雪山,倒也算走了些路。
  17年,在家做饭次数增多,只是没什么新菜,同事来暖居,亲自下厨时,都是麻辣香锅、酸菜鱼之类的老菜,牛排倒是煎得顺手了。大寒节气里,收拾厨房,把瓶瓶罐罐弄得干净,拿些佐料,花两小时炸了点辣椒油,有种岁月静好的满足。
  17年,关心花草的时间多了些。最惊喜的莫过于文心兰,种了好多年,草一般模样,说是兰花无人相信,自己也在怀疑,好在不离不弃,始终在花架有着它一席之地。今年令人惊讶地开出花来,瞬间一大丛,指甲般大小的花瓣,竟美得让人感动。那些天一直在感慨,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与人言只二三,却忽略了世间之美亦八九出十,然被人所知者不出一二;此外,米兰花开,小小的金黄有着淡淡的不易察觉的一见如故般的清香,在那段时间坚定了心中所念;每年定期绽放的双色茉莉,最终在出门多天无人照料后干枯,反倒是新添的琴叶榕节节旺盛,能与之平分风骚的,大抵是时常花开,似橘色小鱼游进在水底招摇的青荇的金鱼草了。

阅读全文

  转眼间,这样的总结已经写到了第十年。“十”是个奇怪的数字,人们习惯于在这种时刻做下对比,便往前翻了翻,看看第一年写的总结。
  那一年,我第一次背上登山包,3058米的五台山便让人累得不及防,而如今,翻过雪山、穿过沙漠,徒步了墨脱与ABC,已走遍了全国和七个国家;那一年,第一次使用信用卡、第一次开通网银、第一次使用淘宝,而今年,仅淘宝上的消费便有了17.73万元;那一年,第一次使用Photoshop、第一次借来数码相机尝试着构图,而今年,第二台单反都已用了三年半,掉了黑漆;那一年,第一次接触美剧,《LOST》和《越狱》还是第一季,国内最火的电视剧是《士兵突击》,而今年,许三多依旧很火,却是因为马蓉。
  世界的变化是如此之快,若不记录,我们早晚忘记。
  我们的成长亦是如此之快,在十年的长度下,没有什么理想是绝对不可能。

  家

  16年,家里最耗精力的是装修,预算改了一版又一版,也超了一版又一版,目前已到了40万,软装还没完成。最奢侈的是柚木地板、最出彩的是橙色小瓷砖、最满意的是开放式厨房改造,最败笔的是电视柜的选择、最满意的家具是自己设计的索菲亚,最失望的服务是司米橱柜。毕业八年,终在北京住进了自己家,感觉还不错。
  16年,妻的加班骤多,变得很辛苦,在家又总把孩子放在首位,都没给自己买几身衣服、添几件饰品。17年,也许该在衣着打扮上定些标准动作和量化目标,免得负了好时光。妻已开始练习钢笔字,晓得了几种茶的名字,并想着与小伊一起学习乐器,好让时光变得秀雅而多姿。
  16年,小伊进了幼儿园。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总是会给我们惊喜,适应能力超乎想象。对于她的前几幅绘画,尤其写意浓浓的《向日葵》,已被我珍藏。但身体素质还需加强,被病毒感染的次数偏多。
  16年,因为处处花钱,几乎没有理财动作,除了公司的原始股,又在大山哥的企业里投了点原始股,也许以后能成为一个爆发点。当然,若房子也算投资的话,得益于房价大涨,16年的总收益还是颇丰。
  16年,没怎么养花、没怎么做饭,也没怎么细细品茶,生活得太过匆忙。17年,应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带上家人和相机,多多亲近自然;或者慵懒地坐在阳台,捧一本书,沏一壶茶,静待花开。

阅读全文

  这是一篇写了两个月的文章,字斟句酌。
  绞尽脑汁地回忆、盘点整个2015。翻遍了这一年手机、相机和电脑里的照片;翻遍了这一年发过的博客、微博和朋友圈。总奢望把这一年的所得所失、所感所想、所走所见,汇点滴而成流,因我本恋旧,而不舍忘却,以至于想在某一天老去之时,看一下每年的总结即可将人生读取大半。亦或有些人、有些事、有些地方,我能清楚地记起它们出现在某一年、发生在哪些年,而不是笼统的小时候、年轻时、那几年。
  今天是除夕夜,写完了最后一部分,祝你、祝我,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家

  15年,折腾了不少事,最大的该是房子。以前那个50平米只租未住的小开间在三年内涨了54万,还有租金十几万,投资收益近90%,今年年底转手卖了。其次是将持续了七八年,年均19个点收益的投资全部清算撤回,这两部分投资结果都比较理想,与攒的那点工资共同作为首付,换了一套156平的大三居,在寸土寸金的北京朝阳。关键词:大落地窗、客厅主卧朝南、南北通透。过年回家、喝酒唠嗑、教训小辈,这几乎成了吹牛胡侃的必备谈资,虚荣和豪气油然而生,金牙和肥油画风切换。心静自明,上次买房是投资,这次是刚需和投资,绝非百分百理性。
  15年,还入了公司60万的原始股。这一年的物质收获着实不小,但后背上400万的贷款也着实惊人。不过似乎并不担心投入的巨大成本会影响生活,因为坚信生活品质并不仅仅是由经济基础决定,而是性格使然。
  15年,给小伊办了护照、港澳通行证和大通证,一应俱全。对比三十多岁才有护照的我们,一代和一代的基础差别巨大,希望她跟着我们、也超过我们。小伊才两岁多,已经去过了韩国,国内也去过了坝上草原、闪电河、天津老城、壶口瀑布、王家大院、绵山、平遥、红海滩、兴城,还有北京的故宫、动物园和一应公园。这大多都在今年。
  15年,家里最温馨的是阳台,被装扮成了小花园。一盆曾被丢弃的蝴蝶兰在两年的精心培育下盛开,楼下折了个桃枝当支架,原本空空,几周后竟然也生了叶,长了苞。口红吊兰在这个季节开放,还有茉莉,虽不繁盛,却是清香,龟背竹越发茂实,而绿萝则满屋皆是,生机盎然。
  15年,终于考了驾照。今年最期盼的是周末,睡个懒觉,收拾屋子,生活没有大起大落,也没有大悲大喜,岁月静好,平静温和。

阅读全文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