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连续写了总结十五年,固守一事而成习惯,似乎是我专长。

  21年,是疫情影响的第三个春节,“就地过年”这四个字再一次把春运硬生生地按了下去,那曾是中国大陆上40天内高达30亿人次的大迁徙,我们都曾身处其中。如今,大多相关的新闻还定格在19年,新冠疫情已不仅仅是个传染病,还改变着我们曾经的生活,而我们正身处其中。

  疫情增加了隔阂、延缓了变化。
  21年,似乎没什么发生,没什么可用风云际会、波谲云诡来形容的事件,日升日落、烟火黄昏,继续着疫情、继续着生活,都时好时坏着,也都有迹可循地按部就班着。

  有变化时,我们无所适从;无变化时,我们担心落后了时代。焦虑,大概算是21年的关键词。
  房子焦虑、投资焦虑、职业焦虑、生娃焦虑、教育焦虑、健康焦虑等,众焦虑相下,倒是让喜剧类的综艺火了起来。古装爱情片常年霸屏,便是源于现实焦虑和情感诉求的土壤。往前回想,小孩缺锌、女人缺铁、老人缺钙,哈药集团曾用广告给国人制造了集体焦虑,原来焦虑一直被贩卖。

  焦虑是种面对压力的主观情绪,让自己消极、被他人消费。而一纸相隔的压力,世人皆盼可从容应对。
  压力源于未知和变化。力所不逮,业有不精,世道变幻,后生可畏,总感觉于飘零中被时代的浪催着,浮沉不由己,往来失从容。可终有些事是未变的,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学着与自己相处,学着与时代相处。疫情让很多事慢下来,恰巧少了些叨扰和喧嚣。
  世人往来慌张,皆为碎银几两,偏这碎银几两,可解万种惆怅。感觉自己正处于碎银几两和人生理想的十字路口,随着财富的积累和欲壑的日增,切莫失了朝碧海而暮苍梧之志,忘了诗和远方。

  一杯岩茶,一首老歌。
  来日纵使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使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因你今晚共我唱。

阅读全文

  20年,我们被强迫着塞进了太多悲欢,白云苍狗、应接无暇,可落笔时,却欲说还休。

  20年,我们已慢慢习惯地看着一个时代不可逆转地掉折、习惯地看着无数人未置是非的悲欢离合、习惯地看着一个个坚毅决绝的身影落寞伶仃,被后浪催促般地强推着,却仍未能想明白该如何定义尊严和勇气、如何定义收获和探索,以及它们的价值和意义。
  我们时常被告知要往前冲,却不知是被尊严左右,还是被价值追求左右;我们时常被告知要革旧图新,却又纠结于收获几何,亦或那仅仅是个对于勇气和魄力的一次考验?我们已慢慢地习惯着,这个动作意义逐渐大于目的意义的时代。

  这也是一个感染焦虑的时代、一个全速前进的时代、一个逐项被后浪开始拍碎的时代。时常被告知要坚持,却又不知需坚持多久,甚至你的坚持,不知哪天会被认为是固执、老旧、传统、顽固,而那些,正逐渐成为要被这个时代所摒弃的。
  波谲云诡、变幻更迭之际,理应是个认知和价值判断愈发弥足珍贵的时代。从容地坐下,沏一杯茶、听一首歌、养一盆花、读一本书,如今已愈发获得普遍性认可和向往,可却又变得奢侈。而其实,这本就是件奢侈的事,只是,奢侈的从不是时间,而是从容的心态。

  心态已变得弥足珍贵。
  翻一本久置高阁的书,享受久违的知识所带来的满足感;去一座陌生惊奇的城市,体验踏实的脚步所带来的阅历沉淀。这些,和被时代所追赶及热捧的,也许并非一回事,却能使你不失尊严地稳步向前。它始终不是最热的,却一直是最真的。让内心的理想主义永葆青春、让内心的追求秉性从一而终。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凡是未来皆有可期。

  一把紫砂壶,一杯岩茶,低沉的老歌。立于窗前,北京的冬夜清透微寒。
  总结过去的一年,得喜悲失难尽,唯愿来年,任他世事为艰,亦初心无变。生活明朗,心怀热爱。

阅读全文

  每年的这篇结,都将行笔数月。今年初因爆发新冠疫情,假期被延长,独自一人回京后,因处处隔离而不得出屋,倒多了些许时间,竟已在二月初完成。
  北京的初春,连下了几场大雪,而新买的咖啡豆,不觉已下了小半,夜半立于窗前,雪落雪散流年度,算来一岁又浮生。
  料峭春风,煮杯乌龙伴华年,岩韵回香,暖色浮生。不知不觉,这样的总结已坚持了十三载。每一载,凡事所历时,皆有悲喜、皆患得失,然每每过后,却又似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故记之,因所幸。
  已然明得失,无谓几浮沉。如今,最念米兰香。

  家

  19年,两个人依旧很忙,一个下班很晚,一个每晚开会,说话的机会越来越少,而围绕孩子补习班、辅导作业之外的话题就少之更少。似乎随着职务的越来越高,这越发是个常态了。
  19年,小伊上了小学,作业可是真多,每天都要写到八九点,并未期望她能当个学霸,所以完成就好。好在学期末考了两个100和一个97,计划奖励次上海迪士尼游,却赶上了新冠肺炎,所以要略推迟一下,自不会违约。19年,她最喜欢的玩具变成了乐高,最关注的竟是恐龙,家里的玩具、书、乐高,都是恐龙。孩子也长大了,更多时候变得像个朋友,什么话都能接住,还天生自带幽默感。山河千秋,不及你泛笑风华。
  19年,那盆最喜欢的米兰,依旧是久病未愈,许久没有再开花。琴叶榕越来越高,自掐头打顶后,枝杈也越发茁实了。19年,阵亡了2盆文心兰、4盆蝴蝶兰、1盆金鱼花、1盆铜钱草、1盆茉莉和还有0.5的米兰,新入手了1盆石斛兰、1盆绣球、1盆耧斗花、1盆琉璃草和n株多肉,年关未过,绣球已基本阵亡,多肉仅剩原先钉子户,今年花草不旺。往年,冬天都有不少兰花开,19年竟无一朵。所以这几天单拎出了石斛兰重点照顾,总是出了花苞,看来还是心思不够,花开不能只靠静待。

阅读全文

  很多事,一旦放下了一刻,就很难再一时拿起,比如这个总结,拖了又拖。心里也是明了,一旦今年放下,那也许就会有第二次,甚至很多次,故时常想想它,不至于让自己故意地视而不见。
  总结,是给自己个交待,没成想有天会成为负担。其实,负担的不是这个事本身,而是自己较针的态度。年初便已写好,到至今改了不下几十遍,在工作、生活压力日趋增大的中年,也不失为一件美好。不论脚步多匆忙,肯回头看看曾走过的路,不枉费了那些磕绊。
  大体,很多事,本没有好与不好、成与不成,只有坚持与不坚持。持之以恒,其他就有了。
  不因年龄和烦杂而失初心,为所幸,故记之。

  家

  18年,工作很忙,到家孩子已睡、出门孩子未醒,基本是个常态,有时甚至一周见不到,也只能看看她熟睡的样子。妻换了工作,比以前顺心了很多,却很忙,半夜常开会。这一年交流少了,很多天说不上句柴米油盐孩之外的话。
  18年,小伊长高了许多,超了一米二,很多地方都要买票。这一年,孩子总是给我们惊喜,开始变得懂事、开始变得坚强,大多时候能够讲通道理,并且互相理解。这一年,她学会了轮滑、学会了国画,猫头鹰是最满意的作品,还有金鱼、虾、蝴蝶都很棒,国画蝴蝶是要和她学的。周末赖在被窝里,嘴里不停喊着要结婚的样子,成了18年最深的印象。
  18年,家里没有添置新的花草,米兰生了病,香味少了很多,喷点波尔多液会好些,但之后又依旧,前几日彻底做了修剪,然后换了土,希望19年能好起来。琴叶榕长了不少,基本到了房顶,再长一节就准备掐头憋茬。年底,文心兰和蝴蝶兰相继开放,和去年基本同时,如今反而要植物钟来提醒我们,眨眼间又是一年,去年炸辣椒油的画面依稀还在,今年就有点嫌了麻烦。19年要换些新花的,有些生机、有些每天念想的事,才会有种真实的踏实感。

  老家

  18年,若是给家选个关键字的话,大抵就是“病”了。老妈的血管问题,让她多了些日常药片,今年又得了慢性胃炎和反流性食道炎,都是慢性病,不仅要好好调养,更要学会在意。前段时间感冒,一口气吃了四粒康泰克,说怕传染孩子,多点剂量好得快,然后胃痛了好久。老两口的观念虽然在变,但仍有不近的路要走,身体何时欠下的账,都要老了慢慢埋单。最近买了点三七,打粉、称量、裁纸、包装,一家人忙了一天。岁月的静好无声,大抵便是古人所言的天伦之乐吧。

阅读全文

  拖了些日子,迟迟没有落笔。只是最近被工作折磨,身心疲惫,所幸性格之由,遇难愈坚,倒也有了些收获、学了些东西,故不算影响太多心情,也变不了心态。我们终究要学会调整个积极心态去面对那些并非我们主动选择和期盼但却发生了的事情,去有所得、去有所获、去有所感,某段时间后,我们终究会发现一切发生过的都是最好的安排。打开音乐,放着童安格,总结着我的2017。想起一段古话:得之艰难,则失之不易;得之既易,则失之亦然,送给2017和即将到来的2018。

  家

  17年,北京的新房彻底收拾结束,仅剩下了零零碎碎的软装,打开所有灯,调到亮黄色,坐在沙发上,看着书架和餐厅,感受着自己奋斗而来的房子,大概是17年最为满足的事情。沙发、餐桌、地板上的幸福,不仅让处于中年危机的人更加从容地艰而不避,苦有当为,也更加明了稳而不躁,静生慧觉,因为总有些幸福值得我们淡然得失,静待花开。
  17年,工作挺忙,妻也一样,时常两人加班很晚,到家时孩子已然熟睡。奶奶或姥姥和孩子睡在一起,睡得很轻,怕叨扰也便不再进儿童房,而转日清晨走时,孩子又没睡醒。所以虽说在家,被孩子见不到的日子却越来越多,时常为此叹息。所幸,家有老人忙前顾后,让人可以放心着奋斗些年,家给了最大的支持。
  关于小伊,叽叽喳喳的话痨潜质初显,时常认真地说些让人忍俊不禁的言语,比如“你这样对待小朋友是不对的”、“我都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本想整理本《伊说》语录,一忙也便放下了。孩子今年三岁,去澳洲时担心路途艰苦,且飞行时间过长,便没带她。等到四岁生日时,带着她去了新疆的乌鲁木齐和吐鲁番及甘肃的敦煌;国庆时,去了江苏的南京和无锡;年底,又去了云南的西双版纳、普洱和昆明。这个年纪已去了十来个省份,见过了大海、沙漠、草原和雪山,倒也算走了些路。
  17年,在家做饭次数增多,只是没什么新菜,同事来暖居,亲自下厨时,都是麻辣香锅、酸菜鱼之类的老菜,牛排倒是煎得顺手了。大寒节气里,收拾厨房,把瓶瓶罐罐弄得干净,拿些佐料,花两小时炸了点辣椒油,有种岁月静好的满足。
  17年,关心花草的时间多了些。最惊喜的莫过于文心兰,种了好多年,草一般模样,说是兰花无人相信,自己也在怀疑,好在不离不弃,始终在花架有着它一席之地。今年令人惊讶地开出花来,瞬间一大丛,指甲般大小的花瓣,竟美得让人感动。那些天一直在感慨,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与人言只二三,却忽略了世间之美亦八九出十,然被人所知者不出一二;此外,米兰花开,小小的金黄有着淡淡的不易察觉的一见如故般的清香,在那段时间坚定了心中所念;每年定期绽放的双色茉莉,最终在出门多天无人照料后干枯,反倒是新添的琴叶榕节节旺盛,能与之平分风骚的,大抵是时常花开,似橘色小鱼游进在水底招摇的青荇的金鱼草了。

阅读全文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