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成了过去一段时间内的绝对热词,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如此百年一遇的疫情。而我所熟悉的名人中,国外第一个发声承认被感染的,是《阿甘正传》的主角,奥斯卡影帝汤姆汉克斯。
  在这部电影中,他和青梅竹马的女主珍妮分分合合、磨难一生,而当误入歧途的珍妮真的决定和他一起生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患了一种病:“我染上了一种病毒,医生也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治疗”,之后离世,留下了阿甘的孩子。那是1982年,当时这种病还没有被重视和命名,这就是艾滋病。

  其实,自1981年开始,美国就已发现多起艾滋病例,但因绝大多数集中于同性恋群体,当时舆论便很鄙夷地称之为“同志病”,甚至还说那是“来自上帝对这些异端的惩罚”,大家当时很歧视同性恋,带有情绪化。
  直到1987年,才在里根总统的公开演讲中提到了“AIDS”。美国政府在6年内毫无作为,并无视了来自民间医疗结构、科研人士的呼吁,不划拨足够经费,哪怕当时号称有着“世界上最成熟的医疗技术和最广泛的公共卫生体系”。就这样,一种新病毒从美国扩散到了全世界。
  到如今,全球已有3200万人死于艾滋病,没有人能在这场病毒的蔓延中独善其身,而它本是人祸。

XGS_6342

阅读全文

, , , , ,

  北京的文物修复,曾饱受国内外专家批评,基本属于那种暴发户心态,修得崭新,看上去一尘不染。并没有重视遗址的原状,也不大注意原先的艺术风貌,比较有代表的是八达岭长城。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的一篇采访,网上到处都是,一些网站和新闻给出的标题是:《别把所有长城都修成八达岭》。
  风口浪尖之上并引发讨论的是辽宁锥子山长城,曾被民间称为“最美野长城”,却被官方以三合土抹平的方式修复了,成了一段在山顶蜿蜒的“白灰墙”,网友戏称其为“村村通”。直到国家旅游局派出工作组,当地官方才改口了原先的“合理合法”。类似的修复古迹暴行,还有把古壁画浓妆艳抹,把雕刻漆上土豪金,简直是作孽。

  中国的长城号称万里,有些地方并没有成为景区,也没有对外开放,还是野长城。有些段已经坍塌,有些段长满植被,有些段仅剩了地基,如今的修复是要求“修旧如旧”,保持住现今风貌,不再扩大损坏。从周边寻找散落在杂草从中的残缺不全的长城砖石,能补上多少是多少,能有多高是多高,这种沧桑感不能丢失,尤其不能让万里长城都成了八达岭的模样,反而没了生命感和延续感。

  司马台长城因开发得比较晚,所以一开始就坚持了“整旧如旧,整残如残”,除了必不可少的加固和维护,均以保留全部的残损颓旧外貌为原则,尤其禁止崭新完整的所谓的“复原”。并且,长城四周基本就是长城,没有什么现代的建筑和突兀的酒店会所。苍山莽莽,巍峨壮阔,长城斑驳,蜿蜒不绝。

IMG_20191110_111236

阅读全文

, , , ,

  国庆前,北京是要穿半袖的,国庆去了一趟福建,回来之后,就要穿夹克了,北京似乎并没有适合单独穿一件长袖T恤的时节。一个周末加班,一个周末出差,等到去古北水镇的时候,穿上了薄款羽绒服。再往后一周,回了一趟张家口,回来已经穿上了厚款羽绒,冬天来了。
  北京的秋天实在太短,以至于每年都想去看看银杏大道,或者选个秋色美丽的景点逛逛。可万一赶上周末阴天或者加班,错过两个,那抱歉,今年的秋天就结束了。

  部门组织活动,首选是黄山,但报名人数不多,改到了北京。那似乎并没有太多选择了,所以,又来了古北水镇,趁着红叶尚在。那是十一月的第一个周末,其实已经有点晚了。
  来了那么多次,没有了太多拍照欲望,加之又是个阴天,所以照片很少。

  大巴从公司出发,一路在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被书中的情节所感染,竟然有些低落。话不多,静静听些音乐,看着他人已入睡。到了郊区,深深呼吸一口,空气是真好。

  进了景区,一潭水,水边一簇红叶,把我从渡边的世界拉回到北京。

XGS_5399

阅读全文

, , , , , ,

  玉器和瓷器都是大展览,以前看过几次,这次也便看得粗了。

  龙和凤,是中华民族的图腾,龙代表男性,凤代表女性,在国人心里,凤比龙要亲近得多,因为大多时候,凤的柔美带来了许多精神慰藉。不过,它们并不是同时降临人间的,早在五千年前中原地区的仰韶文化、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便已开始塑造龙的形像,而关于凤,据说是商代创造。
  《史记》中记载,夏是龙的后裔,殷契是凤的后裔。相传,殷契母亲简狄在户外洗澡时,因吃了玄鸟卵而孕,即所谓“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契长大后协助大禹治水有功,并成了殷商始祖。
  殷商崇拜玄鸟,青铜器上常有凤纹图案。在商王武丁的王后妇好墓,出土了被认为国内最完美也是年代最早的玉凤。但有学者认为这个玉凤属龙山文化遗物,认为它应是南方石家河文化遗物,时代早了妇好千年上下,因为在那里还出土过其他非常类似的玉凤形象。妇好是个女将军,估计是战利品而陪葬。

  对于鸟的崇拜,来源于太阳崇拜。在文明混沌之际,人们看到太阳在天上运动,便自然地想到了鸟,认为有飞鸟驮着太阳飞跃天空,所以太阳和鸟的形象,是一个常见的主题。神灵崇拜虽然很早出现,但创造出可以祭拜的各类神像,却是集中于了六七千年前,而达到高峰的时间点,是玉作为介质以后。

XGS_0952

阅读全文

, , , , ,

  横跨欧亚的陆地丝绸之路和连接亚非的海上丝绸之路,是由中国发起的两条人类文明交流大通道,在此基础上,习近平提出的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成了这些年的热点。国内将其简称为“一带一路”,各种政策倾向随之而成。

  这次中国国家博物馆联合“一带一路”沿线的柬埔寨、日本、哈萨克斯坦、拉脱维亚、蒙古、阿曼、波兰、韩国、罗马尼亚、俄罗斯、斯洛文尼亚、塔吉克斯坦等12个国家的国家博物馆,共同举办了这次展览。
  展览的目的当然不是比较,文明和文物也无高低优劣之分,更多得是为了挑选一些文物来寻找通过一带一路而实现的人口迁移、文化交融、经贸往来、宗教传播等印记,寻找那些各个发展至今的文明,在某个历史时期所融汇进去的相同的基因,和它们不同的外在表现。
  展览的名字是“殊方共享”。“殊方”二字出自班固的《西都赋》,意为异域,所以这四个字的意思大概是放下藩篱,世界共享,彼此相联,百花争鸣。

  展览的文物不算多,平均一个国家十来件,但不同国家的文化不同,背景不同,没有介绍或讲解的话,真的很难懂,而确实也没有。所以最后留下照片的,大多还是中国文物,或者和中国有着深刻关系的文物。

  开篇的是清朝的《西域图册》。

XGS_0880

阅读全文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