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尼泊尔是一个偶然出现的心结,因为佛,因为山,亦或因为电梯间的途观广告,只是如今,何时何因已然模糊,唯留了经历于身。

  连续多天在高海拔的雪山间徒步,手机网络均无信号,彻底断了外界联系,断了世般羁绊,心脑了无旁骛。手中除了登山杖便是相机,还有泥水与树枝,四周是万千奇妙世界,虫鸣蝶舞。
  不修边幅,满脸胡茬,每天累到精疲力竭,为了能否有地板一角可睡而发愁。不断穿越原始森林,不断翻山越谷,在雨天与晴天间变幻,直至攀上安峰大本营。沐浴着晨光与寒风,四周围一圈金色雪山,那是城市里许久不见的感动。下撤时阳光温暖,草甸多彩,迎面的鱼尾峰撒下光柱,一夜未睡好的我两眼朦胧,错觉走往天堂。

  自由行,特安排生日那天住在phoonhill,在别人放弃的时候,我们依旧用了两个小时山路,为了一丝可能?或是更是心里的执着。山顶狂风暴雨,固执地等到所有人离开,又等到天黑,依旧未见道拉吉里峰,打着手电开始下撤。夜晚,他人进入梦乡,我们于瑟瑟寒风中站在观景台,结果迎来满天繁星,闪烁银河,竟若浩汤洞庭,波光粼粼,安娜普尔纳、道拉吉里一并闪现,让人莫名感动。蛋糕,蜡烛,甚至一顿可口饭菜都是奢望,但远不及眼前之景,让普通的生日,普通的生活,有了些许不同。

阅读全文

, , , , , , , , ,

  再来西藏。

  清晨,离开了加德满都,把各种面额的尼泊尔卢布都留了一张作为纪念,其他的在机场换成了人民币。若是能花掉,还是全花了吧,在机场这边换太吃亏了。或者提前都换成美元,至少是硬通货,其他国家也可以用。尼币出了尼泊尔,是仅剩纪念意义的,国内各银行也不接受它与人民币的兑换。

  上午十点半的飞机,因为要过海关,所以提前到了。结果好简单,比国内的安检快了不少,填了单子即可。倒是看到不少老外从这边坐飞机进西藏,听聊天似乎还要有一个特别许可证。不知道那个智利老哥是什么问题,进不来。

  西藏,曾来过这边,呆了将近二十天,留下印象最深的绝不是布达拉宫,但各种宣传中能代表西藏的,似乎也只有它。不是因为它的样子,不是因为它的文物,而是它的符号意义。它所代表的那种,布达拉宫式的西藏,如同了这两个汉字。

阅读全文

, , , , , , , , ,

  这一世,我放下了尘俗万水千山,不为朝拜,只为感触你的苦难;
  这一年,我摇转了经筒诵经万遍,不为超度,只为聆听你的真言;
  这一天,我在玛布日山挂起经幡,不为祈福,只为守护你的身边;
  这一刻,我来到了圣地默念真言,不为来生,只为期待与你相见。

  布宫游记里的几句话,又放这里来凑数了。
  关于感触已写得太多,这里只是做一个总结,关于行程,关于花费,希望能对他人有所用处。

  若以一个文艺青年的角度来说,本次的西藏之旅,是一次心灵之旅,也似乎只有拖着疲惫的身体,才能更有感触。若以一个普通青年的角度,西藏之行后应该转战成都、重庆,小吃、火锅、麻辣烫,一路吃来,休息够了,填饱肚子再回北京。而另一种青年则只会写几句蹩脚的诗,然后一次次拿出来,今天又放到了这篇文章的前面凑数。

  西藏游记是以西藏为主,四川、重庆为辅。

阅读全文

, , , , , , , ,

  D19 10月14日

  17:00-18:50 拉萨-成都

  川藏线很美,但得自驾或者包车,也得有充足的时间,以避免走得过于匆忙。坐在飞机上,是看不到多少美景的,所以这个川藏线游记是山寨的。
  我们这次的时间实在太紧张,若是再有四五天,把其他部分的行程压一压,就可以把这条线走下来了。不过西藏还是要来的,阿里早晚要去的,下次从川藏线进,选个美丽的季节。

  拉萨打车到机场很少有打表的,经过几轮砍价,150元。
  提前买的藏刀已经通过邮局寄回,现在剩下了一把瑞士军刀,很小,但拉萨机场的安检额外严格,经咨询,说不能带上飞机,也不能托运。而机场的邮局空空如也,无法邮寄,要扔了这把跟了我快十来年的军刀,自然是舍不得。索性便放到登山包中,直接去办理托运,然后,通过了…

  西藏航空不能网上打印登机牌,只能过来再选位置,有些晚,所以靠窗的多数都挨着翅膀了。为了拍雪山,也只能这样了。

  根据飞行的时间和旁边的雅鲁藏布江,还有这个有些熟悉的形状,它应是南迦巴瓦峰。

阅读全文

, , , , , ,

  老婆说,“既然是游记,总要有些带人的照片吧,只要符合大众审美,别太非主流,也别被他人诊断为精神紊乱,就可以了。别每篇文章都写得跟景点介绍的,中学时说明文写多了吧。”

  喜欢户外,不单单是因为景色,还因为那种过程,可以说,户外最重要的便是要学会享受,享受饥寒、享受疲惫、享受美丽,只有享受这一切,才能找到户外的快乐。不必每天西服领带,不必每天刮胡洗面,在途中,想坐就坐,想躺就躺,才不管地上有多少土,多少泥。因为累到精疲力竭的你,早已不在乎地上有什么,甚至有时候连续一天,除了泥,地上什么都没有,能找到一些树枝铺在地上,那简直就是席梦思。
  喜欢累到精疲力竭,靠在登山包上休息,哪怕只能用登山杖支撑背包一小会儿,喜欢攀登到一处高地,张开双臂,让风包裹,吹干一身的汗。迎着太阳,肆意地晒着,抑或看着远方默默发呆。这里没人打伞,没人化妆,甚至有时候连洗脸都算奢侈。而当你结束行程后,沐浴在热水中时,那种感受难以形容。

  这是在纳木错的一座小山上,其后为念青唐古拉山的主峰。照相时,我们已经在这个没有地方可躲的瑟瑟寒风中冻了近一个半小时,快要冻僵的身体晒上了温暖的阳光。也许,只有冻到如此,才能真正体会到太阳的温暖。
  在西藏,不晒黑是很难的,何况我这种想晒黑的。

阅读全文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