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比较久,中途在杭州有个周末,休息一天。
  也许是疫情闷得久,腿脚都僵了,所以驱车到周边的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吸吸氧,也顺便看看茶。

  浙江的茶,最有名的无疑是龙井,比起十大名茶中的其他几位,更家喻户晓些。尤其都匀毛尖、六安瓜片、君山银针等,这些年在市场上的名气越来越小。西湖龙井的名气,主要是拜乾隆所赐,乾隆帝六下江南时,四上龙井,并题诗六首,还亲封了“十八棵御茶树”,导致龙井茶甚至一度成了中国名茶之首。

  茶叶是讲究出身和产地的,龙井也是,主要有三个地方,西湖、钱塘、越州,它们依据地名称为西湖龙井、钱塘龙井、越州龙井。西湖地区的质量最佳,其他地方的是不能称为“西湖龙井”的。
  西湖龙井又分一级和二级,一级主要包括“狮(峰)、龙(井)、云(栖)、虎(跑)、梅(家坞)”五大核心产区,也就是目前的西湖风景区范围。二级就是整个西湖行政区辖内了。

  西山是天目山山脉,正好处于天目山余脉和平原的交接地带,其主峰如意尖的海拔虽然只有537.3米,但依旧成了杭州城区的最高峰。中国第三阶梯的这些城市,海拔都这样。它处于西湖区,所以这里的茶叶叫西湖龙井。

  西湖龙井的品种,主要包括群体种和龙井43,前者就是老龙井,也是乾隆帝御封的那些树,而后者是中国农业科学院培育出来的,几乎占据了主流。西山这边,我们所到的龙坞镇,基本都是龙井43。

IMG_20200425_103504

阅读全文

, , , ,

  最近被歌曲《沙漠骆驼》刷了屏,节奏感很强,歌词大意又能触动逼仄而活的大众,或许也是因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也都有想过逃离现在生活,不管那是社会公众眼中的好与坏、得与失,且顾去远离一切,去流浪漂泊,以梦为马,再不负韶华。

  沙漠、星河、鹭鹰、烈酒,在高楼大厦和平尺见方的办公桌,在一块块的电脑屏幕和深夜加班的职场,有着浓浓的理想主义诱惑,一眼难忘,欲罢不能:
  我跨上沙漠之舟,背上烟斗沙漏,手里还握着一壶烈酒。漫长古道悠悠,说不尽喜怒哀愁,只有那骆驼奔忙依旧。什么鬼魅传说,什么魑魅魍魉妖魔,只有那鹭鹰在幽幽的高歌,漫天黄沙掠过,走遍每个角落,行走在无尽的苍茫星河。

  抖音上动辄百万的点赞量,余音还在绕梁,可在决定为这首歌写点文字的时间里,它似乎就已不再那么火了。原来人们对于理想的坚持,竟如同人到中年后的气力,那么一闪而过,就迷失在昨夜的那壶老酒。是被打击的麻木不仁,还是压力下的现实理性?让那可能实现的梦,就这么错过,连挣扎都觉浪费。

IMG_3079

阅读全文

, , , ,

  “跑过三关六码头,吃过奉化芋艿头”。有点当地方言的韵味,大概是古时候这一带人眼里见过世面的描述了。芋艿头这次亲眼所见,是真的好大,因此而来奉化的,估计也不在少数。

  奉化,出了不少名人,大家最熟悉的,无疑是蒋介石,他的身份一大堆:黄埔军校校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中华民国特级上将、中国国民党总裁、三民主义青年团团长、第二次世界大战同盟国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中华民国总统等。
  除了他,奉化还有个名人,便是前两天爬山时有人问起的,布袋和尚。恩,就是汉族地区佛教寺庙里弥勒菩萨的原型,大肚开怀而笑的形象很深入民心,为五代时期奉化地区僧人,世传其为弥勒化身。

  蒋介石的老家在奉化溪口,便是我们今天来的地方。
  有条河,不起眼,但名气可不低,叫剡溪。唐代起,众多文人骚客来此,留下了很多诗句,大概最有名的,属是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年初过来时,北京一冬无雪,却在宁波第一次见到了雪,在这条剡溪上。

IMG_2089

阅读全文

, , ,

  4月20号,奔了焦作、郑州、南京、扬州、上海,回到北京又去了唐山,时间紧,只得当天往返。中间过了个五一劳动节后,紧接着又是一轮出行:
  5月6号:北京-张家口
  5月7号:张家口-北京,北京-焦作
  5月8号:焦作
  5月9号:焦作-郑州,郑州-杭州
  5月10号:杭州-宁波
  5月11号:宁波-杭州,杭州-深圳
  5月12号:深圳-广州
  5月13号:广州-北京

  5月还没过完,距离4月份的出差还不到30天,又到了潍坊。这次虽不是工作,只是去公司自己筹建的三甲医院里体检,但也是奔波在外了。可以预见的,是五月最后一天,应该在厦门,有个开庭。

IMG_9771

阅读全文

, , , , , , , ,

  金华被人所知的,大概是金华火腿。其实还有两个名气大的,一是义务、二是横店,只是人们却很少将这两者与金华联系起来。它们在金华啊?这是普遍的反应。
  义乌,曾是中国最强县之一,是中国最富裕的地区,也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被很多官方机构认定为世界第一大市场。只是这几年,逐步被超越,国内这些传统的线下商品集散地都在遭遇着不同程度的危机。
  线上和线下的经济模式,似乎终究还是同性相斥,哪怕义乌曾有“网店第一村”,哪怕早就开始了“互联网+”转型,但在探索和迷惘之外,因自己发展惯性、行为惯性而产生的思维博弈,终在进退之间摆动、相斥着。

  必须转型谁都知道,但必须要有互联网化的意识,转型不等于在网上开个店,若管理思维没有变,不知如何布局、不知发展在哪,那依旧是靠着原有的线下惯性思维在艰难前行,只不过多了个网页,多了个渠道。简单粗暴地招个电商团队,挖个一线城市牛掰运营,或雇上几十人的专业美工、设计、摄影、客服,也只是热闹几天。
  如今很多公司的“互联网+”都是徒有虚名,意识未变。“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从金华走出的诗人艾青如是说,如同现阶段转型的义乌和走出的、留下的彷徨的人。

  出差来此,住酒店,发现到处都是鹅的标志。查了好久材料,才知骆宾王为金华人,而他的《咏鹅》是我们一代代国人启蒙时代所熟诵的唐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IMG_8868

阅读全文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