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有些省会的经济不如地级市,南京、济南、沈阳、南宁,还有福州。而福州在福建的影响力,连第二也难保,一是泉州、二是厦门,一个对比经济、一个对比知名度,福州都算不得靠前,存在感较低。

  又来福州,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又被称为“佛国”,有着多个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那都是我心向往的景点。可惜这次时间安排紧张,基本只在酒店、公司两点一线,下次若有时间,是要转转的。
  窗外,有一塔,夜晚四周漆黑,唯塔一身净白,即使心中功利、烦躁或不宁,望一眼,似也能心若莲台、清净无埃。我们常说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也许便是如此般,潜移默化了一方人的性格。

  塔名“定光塔”,但本地人更愿称其为“白塔”,与“乌塔”相对。始建于唐天祐元年(公元904年),由闽王王审知为其父母所建,距今已1100多年,时有一颗光芒四射的宝珠,故得名。共七层,砖心木塔,高66.7米。
  明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塔毁于雷火,明嘉靖二十七年(公元1548年)又重建,现存建筑是清道光年间重修。最近重测数据,高度为43米左右,显然清已不复唐之壮观景象。

  三坊七巷、三山两塔,是福州的两张名片,白塔就是“两塔”之一。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都处于年久失修状态,据说近期已开始维修,到国庆便可重新开放。

IMG_20200508_213911

阅读全文

, , ,

  总是被认为是个不大合群的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圈子,出差一个月,遇到人林林总总,感受颇深。这次在深圳出来吃饭,小龙坎火锅,香油加大蒜,总算还有个能聊的。

  一个人只要在社会上生活,或者工作,总是不自主的会形成些圈子,只是感受或界限明显与不明显而已。似乎朋友圈也常有些鸡汤类的文章,告诉你要选择或是远离什么样的圈子,是的,做人的道理都很有道理,大多人都能懂,为何还是做不好。因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些事强求不来,甚至说选择不来。与其说如何选择圈子,不如去要求自己做什么样的人。

  我个人最不喜欢负能量的圈子,在一个公司十几年,身边来来往往流水般的不少人,负能量的大概都走不远、升不高。我觉得总是认为社会不公,抱怨命运,甚至把他人成功归于社会出身和关系的人;总是认为人人都和自己作对,事事逃避责任,只会责怪他人而不知自省,不去面对或者认识不到自身能力不足的人,被称为负能量。他们的期望所得大于自己的能力上限,他们做不到通过努力给自己带来改变。这类的圈子,或者这样的人,要远离,甚至淘汰。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或者说混迹在什么样的圈子,往往会影响到你的价值观、为人处世,甚至改变人生。周围人都充满了负能量,每天身边都是唉声叹气、怨天尤人、生不逢时,你也会变得缺乏热情、缺乏上进,毕竟开口抱怨总比动手努力容易,抱怨被重复多了也就信了努力无用,变得消极颓废,关键身边人都这样认为,恐怖不恐怖?中国女排的惠若琪接受采访时,被问到比赛时会紧张么?她说不紧张,因为身边都是不紧张的人,都很轻松。反倒若有个人紧张、消极,队伍内部便会相互影响,整体的气势也便没了。在一个集体里,互相传递正能量有助于整体发展,那要个负能量干嘛?

IMG_20200507_090531

阅读全文

, , ,

  出差比较久,中途在杭州有个周末,休息一天。
  也许是疫情闷得久,腿脚都僵了,所以驱车到周边的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吸吸氧,也顺便看看茶。

  浙江的茶,最有名的无疑是龙井,比起十大名茶中的其他几位,更家喻户晓些。尤其都匀毛尖、六安瓜片、君山银针等,这些年在市场上的名气越来越小。西湖龙井的名气,主要是拜乾隆所赐,乾隆帝六下江南时,四上龙井,并题诗六首,还亲封了“十八棵御茶树”,导致龙井茶甚至一度成了中国名茶之首。

  茶叶是讲究出身和产地的,龙井也是,主要有三个地方,西湖、钱塘、越州,它们依据地名称为西湖龙井、钱塘龙井、越州龙井。西湖地区的质量最佳,其他地方的是不能称为“西湖龙井”的。
  西湖龙井又分一级和二级,一级主要包括“狮(峰)、龙(井)、云(栖)、虎(跑)、梅(家坞)”五大核心产区,也就是目前的西湖风景区范围。二级就是整个西湖行政区辖内了。

  西山是天目山山脉,正好处于天目山余脉和平原的交接地带,其主峰如意尖的海拔虽然只有537.3米,但依旧成了杭州城区的最高峰。中国第三阶梯的这些城市,海拔都这样。它处于西湖区,所以这里的茶叶叫西湖龙井。

  西湖龙井的品种,主要包括群体种和龙井43,前者就是老龙井,也是乾隆帝御封的那些树,而后者是中国农业科学院培育出来的,几乎占据了主流。西山这边,我们所到的龙坞镇,基本都是龙井43。

IMG_20200425_103504

阅读全文

, , , ,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城镇化率只有17.9%,而40年后,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60%,也就意味着有60%的人,长期生活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远离了鸟语花香,淡忘了悠然南山。
  慢节奏的生活、孩提的游戏、充满回忆的村落,慢慢变得不见。雾霾吸得久了,工作压得累了,我们怀念起曾经简单和悠闲的生活,怀念起没有PPT和高楼的世界,古镇也越来越受欢迎。

  上海到杭州,中国最繁华的路段之一,中间是嘉兴,这里有西塘。在快节奏的都市里繁忙了一周,周末躲进古镇,回到白墙青瓦马头墙的古老时空。小河、古桥、石板路,一个古朴的江南水乡未曾变过,一处悠哉的村落人家尽枕河。散漫地走走停停,夜幕降临,眼所见处,却又尽是灯火辉煌。

  江南是中国古镇密度最大的地方,名气最大的“江南六大古镇”,周庄、同里、甪直、乌镇、西塘、南浔。但如今随着旅游开发,已越来越同质化,要避免旅游经济导向下的千篇一律的建设,保持自身特色,而不丢了那曾经数百年延续至今的历史,这是个问题。

  西塘,5A级景区,第一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疫情期间变得门可罗雀,夜景有了些许人间烟火。

XGS_8146

阅读全文

, , , , , ,

  疫情期间,公司安排出差,考虑回京要隔离14天,所幸一口气安排了12家省分公司,一走便一个月。
  第一站山东,先济南后青岛。

  行程比较赶,一个地方基本只有两天时间。直到青岛,临走时的午饭后,到机场前还有一个小时,便在餐厅下面的海边转了转,吹吹海风,似乎多日的疲劳减轻了些。

  谈到青岛,他的历史不长,而如果把时间延展到清末和民国初年,我们一定会对中国众多城市的兴衰变迁惊讶不已。最近,人们看着美国的疫情越来越严重,而中国则已基本度过,网上开始讨论起疫情所带来的不同国家和城市间的此消彼长或时过境迁。可若和那个年代的风云变幻比起来,如今的变化还是小了很多。在那个时代,不论千年古城,还是万代基业,似乎都岌岌可危、不堪一击,亦或浪花淘尽。

  西安、镇江、九江这些传统工商业城市,在洋货冲击下日益凋零。舟楫云集的扬州、淮安、嘉定则因大运河的淤塞而繁华散尽、一蹶不振。苏州、开封、南昌这些重镇,更是被连年战争或灾害几乎夷为平地。
  所对应的此消彼长,是唐山、萍乡、抚顺在工业时代的采矿业刺激下快速崛起。石家庄、郑州、哈尔滨因铁路的日益重要而成为省内经济重心。还有上海、天津、青岛更因为殖民者的通商需求和海运机遇,一跃成了新时期的经济、文化中心,一片繁荣。便在那个时期,青岛进入了公众视野。

IMG_20200424_142528

阅读全文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