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有多火,被翻译成100多种文字,销量4亿册,豆瓣评分9.1。到如今才读。

  怎么定义一本书的好坏,因为它本身,还是它所引起的共鸣?如果共鸣仅是一个共通的话题呢?这些或许和书本身无关,若它只是个引子的话,那这本书算不算经典?
  读了又读,远不如想象中或者期望中的好,甚至说远远不如。

  作者是个法国人,名字是记不住的: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本身是个飞行员,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法国被德国打败的时候,流亡美国,开始了文学创作。《小王子》就是写于那个时期,创作于1942年,出版于1943年,此时他43岁。

  一个小孩说,有一种车他最喜欢。于是大人们纷纷猜测,是奔驰、宝马、奥迪等等。结果小孩说,他最喜欢垃圾车,因为垃圾车来的时候,会有音乐。
  其实不同经历、背景、性格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这不仅仅存在于小孩子和大人之间,还在小孩子之间、大人之间,这便是所谓的三观。本书中的故事和观点,很多便是出于此。

xwz

阅读全文

  阿勒泰,在新疆的最北端,匈奴、鲜卑、柔然、突厥、蒙古等在此曾相继登场,如今最出名的是喀纳斯湖的秋景,还有被《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带火的可可托海,它就在作者笔下的富蕴县。
  看到这本书,是因为刚看完《额尔古纳河右岸》,这本书被放到了与之齐名的推荐榜上,前者讲祖国东北角的鄂温克族,后者讲西北角的哈萨克族,确实有着很多共同点。看评价还不错,所以买来一读,那种生于边疆少数民族生活里,静观岁月流淌和物是人非的文字,总是能让人沉思和安静。

  《我的阿勒泰》也不错,但较之《额尔古纳河右岸》,角度并不同。一个是基于自我,一个是基于她,少了一些更关乎某个少数民族群体的那种寂寞的繁衍。

  它像是散文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篇《通往滴水泉的路》。
  于荒凉中,几天路途中的一湾泉水,一片小小的绿洲,终因国道的开通而被抛弃。
  那些所有的,沿着群山边缘,沿着戈壁滩起伏不定的地势,沿着春夏寒暑,沿着古老的激情,沿着古老的悲伤,沿着漫漫时光,沿着深沉的畏惧与威严而崎岖蜿蜒至此的道路,都被抛弃了。它们空荡荡的敞开在荒野之中,饥渴不已。久远年代前留下的车辙梦一般印在上面。这些路,比从不曾有人经过的大地还要荒凉。

wdalt

阅读全文

  杜牧被称作“小杜”,和杜甫很相似,除了磅礴的《阿房宫赋》,还有类似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也是出自他手,忧国忧民的批判多些。
  另一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不仅成了很多人批杨玉环的引子,也成了很多小说、电影去演绎的重要题材,但也仅仅是一个部分。而这本书,马伯庸则把它作为了全部。

  他在写《显微镜下的大明》时,曾查了很多徽州文书,当时里面有个叫周德文的人,被迁到北京。他成了朱棣迁都北京时的一个负责催办钱粮、勾当公事的人,去全国各地采购各种建筑材料,支援京城建设。“东走浙,西走蜀,南走湘、闽,舟车无暇日,积贮无余留,一惟京师空虚、百职四民不得其所是忧,劳费不计。凡五六过门,妻孥不遑顾”。最后因为太过劳累而病死在宛平县。
  朱棣迁都北京、疏通运河,都是大手笔,可每件大工程下,会有多少个周德文?历史上很多大事件,史书却往往着眼于王侯将相,下面的具体经办人,命如蝼蚁,却日夜操劳,可几乎没有费过书吏的笔墨。

  这是马伯庸写这本小说的角度,由人尽皆知的“一骑红尘妃子笑”引出了运输荔枝的事件。从基层小吏李善德,从荔枝的保鲜方法和路线选择着笔,揭露了很多官场现象,写得酣畅淋漓,很精彩。

cadlz

阅读全文

  卢沟桥,横跨北京的永定河,因其旧称卢沟河,故桥以河得名,是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其始建于金大定二十九年(公元1189年),建成于金明昌三年(公元1192年),至今已有800余年。桥下的河床铺有几米厚的鹅卵石和石英砂,桥体砌筑之上,是北京现存最古老的石造联拱桥。

  金大定二十九年,这个称呼我们并不熟悉,其实那一年又被称为南宋淳熙十六年。平反岳飞冤案的宋孝宗赵昚在这一年禅位,其子宋光宗赵惇即位。我们熟悉的还在世的名人有辛弃疾,这一年已49岁,被罢官后,正在江西上饶归隐,自称稼轩居士。而陆游虽过了花甲,已64岁,仍被调入京师,正上疏着恢复中原。岳飞要是活着的话已86岁,李清照更是要过百岁,而文天祥要等47年后才会出生,那正是南宋快无人的时节。
  那一年朱熹59岁,正好在漳州,几年前他去台州,因为营妓严蕊弹劾唐仲友,还闹出了一桩子事,被《二刻拍案惊奇》收录。每每读此,都对朱熹有些不满,人品和学问不匹。严蕊除伎籍时,给救她的岳霖写了一首《卜算子》:不是爱红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回到卢沟桥,一眼望去,前面是宛平城。
  1937年7月7日,日本在此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史称“卢沟桥事变”,中国也在此打响了全面抗战的第一枪。

IMG_5257

阅读全文

, , ,

  国庆因为疫情不能出京,便准备把京内几个有名气但无聊的景点打打卡,比如民族园、园博园等,碰巧小伊在这跑定向,正好再带个野餐垫,买了几个自热锅和零食。

  北京园博园是为了举办第九届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而建,位于丰台区的永定河畔,于2013年建成使用,占地513公顷,基本可以装下北京四环以内的所有公园,目前为4A级景区。

  若只是单纯为了一届国内的博览会而建这么大一个公园,显然不太经济。
  这块地方,之前是永定河的河床,后来开始挖沙作业,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逐渐成了北京最大的建筑垃圾填埋厂,飞沙走石,寸草不生。而借着园博会,平地起了公园,丰台地区空气质量连创新高,水环境持续改善,黑鹳、金雕等野生保护动物陆续重现,生物多样性也好了很多。随着不断补水,这里还形成了湿地公园,改善着北京城的小气候。

  申请承办园博会不能靠着头脑发热,而是做好规划,让博览会同时成为自己环境综合治理结果的展览,哪个城市做好了哪个城市申请,那便好了。

IMG_5130

阅读全文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